主页 > 经济文化 >

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/2019-02-08 12:37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嗨,大家好,我是完颜氏香格格

  寻根:一种爱一种痛

  老祖奶奶说;“人呀,是一辈辈传下来的,传你的人,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,这个人是女真人,300多年前从北京城来的,再往前,在800多年前呀,这个人是大金国人,姓完颜氏……”烟袋锅在炕沿上磕打着,发出笃笃的声音……

  ——摘自香格格日记

  “岫岩,我来了!”

  有一句话让我动心了:“这一次续修族谱,女子也可以入谱了!”此前,在我的印象中,家谱都是只记录男性的,女子没有入谱的权利,这是时代进步了。

  2017年1月21日,汪氏启动了第三次修订族谱活动,族人反响热烈,纷纷参与。

  “我姓汪,来自哈尔滨双城,在微信群里,大家称我为完颜‘香格格’”。其实,我是一个结过婚的女子。不过,我还是愿意听到这个称呼,因为,它代表了我是一位满族女子。寻根,是一次奇妙的发现之旅,这里有好奇,也有惊喜,更有一份来自灵魂深处的撞击。我是谁?来自哪里?这是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发出的苍穹之问。广义的,也许只有上帝才可以回答。狭义的,则是指血缘传承关系。我是谁?问题简单,回答起来却并不容易。

  第一次听到完颜这个字眼,感觉很惊讶,一下子想到一个名字;“完颜洪烈”。对,是他,那个大金国的皇子,电视剧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“大坏人”。想不到,我这个小女子,居然和大金国的完颜氏有了关系。呵呵,很奇妙吧!因为续修家谱,才打开了这个家族神秘的姓氏传承密码……

  小山村里,有一支“完颜氏”后裔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在辽南的岫岩县,一个叫哨子河的小山村,

  300多年来,这里隐藏着一支老姓为完颜氏的金国女真族后裔,族人现以汪为姓。成书于清.嘉庆七年(1803年)的《汪氏宗族谱书》,在关于先祖的来源上,是这样说的:“尝闻先辈故老云:汪氏系大金之苗裔,原在铁岭凡河南岸居焉,因国朝太祖札营于凡河南,夜间偶然失火,汪氏偕众奋力救止,太祖因用为军校。”

  “系大金之苗裔”, 既是说,汪氏一族,是大金国的后裔。大金,是由女真族建立的政权,创立者为完颜阿骨打,都城在今黑龙江阿城之白城子,共存国120年。谱书的编著者之一永升额,是清.乾隆年间人、贡生。永升额说:“云宗谱以吾蓝泰为始祖,自兹以前,溯于宋初,盖更有祖焉,然世远不可考矣。”溯于宋初(960—1279),是说汪氏一族,可以追溯至宋朝的初期,再往上,不可考矣。这是先祖关于汪氏的族系源流,所做的直接记载。

  凡河,源出抚顺白旗寨,“凡河南”,为清初哈达部辖地。西距明广顺关20公里……其地扼女真“贡路”。如《明实录》上说:“惟由开原之东北而南至鸭绿江,约八百余里之间,环东边而居者,皆为女真遗种,所称东夷者是也。”既是说,这一支汪氏在居地上,是生活在哈达部地域内的,在种姓上,与建州完颜氏是一家的,因救火与清太祖努尔哈赤有了交集,因功封为军校。

  族人考据认为,这是在1618年的5月,努尔哈赤在攻掠铁岭周边的明十五堡之战时发生的。

  1942年,另一位 “进山系”族人汪世业,在续修订汪氏族谱自序中说:“原夫汪氏者,姓本完颜,源出金国,推求遗脉,远在白山,只闻居岫以前,来自北京,住京以先,去从铁岭,清太祖朝,曾为军校,顺治定鼎,随龙入关,康熙二十六年,京兵拨防,只祖孙母子六人来至岫岩,入镶蓝旗哈什哈佐领下当差,以后子孙繁衍,世居岫邑,遂为岫岩人焉。”

  有意思的是,在永升额的谱叙中,是以王氏为姓的。而在咸丰10年的谱序中,则改王姓为汪姓,原因不得其详。有族人考据认为,王改汪,大约是在清.道光末期、咸丰初期完成的。因为汪氏“道光版”族谱,既被疑为是永升额的儿子岱龄完成的。完颜,女真族种姓, 百度百科解释为古肃慎语音译:“wan yan”。现汉姓为汪、王。

  “三百余口人丁,犹未众也”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在永升额编著的《汪氏族谱》序中,记载有一句话:汪

  氏自京兵以来,特百十余年,世系犹未远也;三百余口人丁,犹未众也;况宗分九支,实源于一本。

  既是说,汪氏自康熙二十六年,由京兵来至岫岩,至嘉庆七年永升额编著《汪氏族谱》时止,116年间,只有“三百余口人丁”。从人口可看出,在当时,汪氏一族的生息之力,尚未缓过来,当兵拿俸禄的少了,生活也并不富裕。也难怪,既使作为旗人,要娶妻生子,也是需要钱粮的。

  有族人考据说,来岫岩的汪氏先祖,三世祖三各的官职是领催,弟四各、五各当时年龄尚小。母刘氏,是一位中年寡妇,因丈夫悟理,是“故于京,后葬在京”的。嫂李氏,是以三各的口气来指称的,李氏的丈夫名叫雅力泰,是二世祖悟理的长子,是一位护军校,在很年轻的时候,既战死疆场,李氏是携幼子常保,随夫家自京城来至岫岩的。

  由此可看出,汪氏的先祖们,是为大清江山出过力、流过血、送过命的。汪氏的一世祖为吾蓝泰。族谱中记载,“氏失传,三子,学名妻氏职业行踪俱无考,在京未来。”长子仲科:“在京未来,官名妻氏无考,传说阵亡无后。”次子悟理:“在京为兵,后葬于京,止刘氏随子来此。”三子仲银:“在京未来,官名妻氏职业行踪俱无,考子孙在京。”……可怜,只剩下了孤儿寡母。由此可见,在清初时,汪氏是有三代以上的男人上战场了,活下来的,则在康熙年间,被拨防到岫岩屯戍。

  旗人,亦兵亦民,在此可看出,至康熙年间,这个传统也一直在执行,既屯戍。

  另一本在光绪四年九月抄订的《汪氏族谱》叙中,是这样记载的:原吉(籍)顺天府厢(镶)蓝旗哈什哈佐领下人丁户口数目清册:自京兵以来,陈满州一户,后叙谱册一本,盛京奉天府岫岩厢(镶)蓝旗佐领哈什哈下官兵闲散等,边里边外,大小人丁户口数目清册。以上自同治十年理城(指岫岩)抄来,共大小人丁七百七十八名(778)。搃(总)册。又因光绪四年五月十五日,结叙双城户口清册,内外合成一本。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也就是说,在清

  .同治10年时,汪氏的在旗册的人口数,也仅有778人。结合在双城的人丁数,也不过2000人左右。光绪四年本汪氏族谱,是由在双城的一支汪氏后人抄录添续的。

  清.道光二年,也就是1822年,汪氏“三各支靠山系”、六世祖七成额,自岫岩哨子河迁至双城,从而分出在双城的一支汪氏。这一支汪氏先祖的名字叫“七成额”,是一位医生。以此为基点,此后,陆续有各支系汪氏后人,为生息前程计,在不同年代,分别离开岫岩,向双城以远地区迁徙。时至今天,汪氏后裔,枝叶已遍及全国各地。

  想一想,先祖们离开亲人,跋涉千里之外,来此辟出一路生机,也是够艰辛的。好在这里土地肥沃,来此地的汪家人,所经历的战事不多,却是繁衍了众多的后代。有的人,成了新的领催,如七成额的长子玷住。还有任佐领的,如观音保系后人衣常阿。双城县志载:衣常阿,“旗人,佐领,光绪二年故。清同(治)光(续)间任双(城)总管,节俭可风”。只是,这些都是“前朝旧事”了。

  不过,以双城为基点,随后,各支系的汪氏后人,在以后的200多年间,也陆续来了,并且向双城以远的地区发展,于是才有了今天在哈尔滨、佳木斯等地居住的汪家人。人说双城是汪氏的第二故乡,有一定道理。因为在这里,有好几个地方,都以“汪家窝棚”为名的。

  2018清明,“风水”老坟山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

  2018年4月5日,清明节,雨加雪。辽宁岫岩哨子河村镶蓝旗满族汪氏老坟山。

  雨雪中,由山下到山上,数百位汪氏后人,有男有女,站成一排,以接力方式,一袋一袋的在向山坡上传土。雪水、泥水、汗水,在他们的脸上、衣襟上,一直流淌着。没人说苦,相反,人人脸上,透着一种自豪和欣慰。山上,是先祖们埋骨的地方。今天是清明节,后人们从各地赶来,给老坟山填土、种树,并进行祭祖活动。

  看着这一切,香格格感慨万端:是血缘和亲情,将自己和这些“不相识”的人,紧紧联结在了一起。一棵老树,枝叶万千。先祖在天有知,一定会欣慰不已的。这是她第一次回到祖先居住过的地方。

  。

  先辈汪盛懿,在重刊谱书序中说:“溯我汪氏之来满州迄今将300年,已传及14世。原系白山之遗脉,金国之后裔,世居京师,供职清庭。于康熙26年拨驻防兵来居岫岩……时‘三世祖讳三各,同弟四各、五各,奉母刘氏,并嫂李氏,侄常保,自京来至岫岩,户落哨水之西蓝旗堡焉,墓葬洋河之北西甸山焉。’”

  脚下,就是先祖们的墓葬之地,——位于洋河之北的西甸山。从山上向远处望去,明堂远眺,一派沃野。而埋骨此处的,既是刘氏夫人、李氏夫人,及三各、六十五、保德、保全、常保、观音保等八位先祖。族人——道士汪世臣一语道破玄机:祖坟落处,背枕青山,左环右抱,藏风聚气,为一处风水绝佳之地。据了解,汪氏族人中,年龄寿逾80、90者,不可胜数,不知与道士说的风水宝地,是否有关。或许,这是祖宗在保佑子孙吧。不过,哨子河被誉为辽南的长寿乡却是真的。

  上午10点,祭祀活动正式开始。来自全国各地的600多位汪氏族人,按字辈排序,开始向埋骨山上的、以二世祖悟理为主的八位先祖三鞠躬,献花、焚纸钱、宣读祭文。半山腰,一幅幅巨大的条幅,在雨雪中格外醒目,红纸黑字,上写着:“百年亲情,祭祖念宗”。事毕,鸣烟花礼炮。随后,族人齐聚一堂,共叙亲情,并一起聚餐。往日清静的小山村,今天,变得热闹起来了。

  此前几天,由汪氏宗亲志愿者出资,新立八块石碑,并在山上植树200棵。这是汪氏来岫岩330年后,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祭祖活动,当初,来者只祖孙六人;现在,汪氏子孙已近万人。是这一次续修家谱,才把这一份百年亲情,重新凝聚在了一起。本次祭祖活动,由汪氏在岫岩的志愿者组织发起。祖碑前,来自哈尔滨双城——美丽端庄的“香格格”,情不自禁,深深三鞠躬:“300多年了,今天,您的后人们来了……”

  2018年4月26日

  完颜氏香格格

  满族文化网编辑出品,转载请注明。

一位满族格格的寻根之旅